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购比价 >

黃穗風波_事件庫_觀點中國

发布日期:2021-11-30 15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三屆羽毛球世錦賽冠軍黃穗于2007年底退役。退役前,湖南省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為她提供了副主任一職。可此後3年黃像是“人間蒸發”,基本沒去上過班,可黃作為副主任(副處級)的工資依舊照發。今年初,湖南羽管中心還在當地媒體上刊登尋人啟事找黃穗未果。直至,最近其代表澳大利亞參加黃金賽,才知道她去了澳大利亞。

  三屆羽毛球世錦賽冠軍黃穗于2007年底退役。退役前,湖南省羽毛球運動管理中心為她提供了副主任一職。可此後3年黃像是“人間蒸發”,基本沒去上過班,可黃作為副主任(副處級)的工資依舊照發。今年初,湖南羽管中心還在當地媒體上刊登尋人啟事找黃穗未果。直至,最近其代表澳大利亞參加黃金賽,才知道她去了澳大利亞。

  近日,中國羽毛球隊前女雙隊員黃穗放棄國內的副處級職位,突然出現在澳大利亞羽毛球隊的事件受到關注。再説,運動員並不都想當領導幹部,有的想繼續在競技體育方面發揮其專長,有的想改行,有的想經商,等等。

  “計劃性”的思維,一方面讓運動員文化水準和綜合素質不高,另一方面高預期下自立性不強,一旦退役,就業擇業就成了大問題。

  中國歷來講究“學而優則仕”,“優”也包括學有專長、術有專攻。“我勸天公重抖擻,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提拔優秀運動員走上領導崗位,也算得上不拘一格。這和提拔優秀工人農民當幹部,本質上沒有區別。但如果派送官帽,冒領空餉,就涉嫌違法亂紀了。

  從“黃穗事件”到“田亮超生”,一個特殊群體進入了人們的視線,他們就是“官員化”的中國優秀運動員。我想,既然舉國體制短時間不能改變,而重視“體”和“智”的全面發展不失為解決當下“賽而優則仕”問題的現實辦法。

  在一定意義上,認識到拓寬運動員出路比官位獎勵更重要,不再讓單一的一次性金錢獎勵和官職獎勵成為唯一選擇,恐怕才能消除運動員出路的逼仄化,也才能消除身在其位不謀其職之類的怪異現象。

  運動員“官袍加身”現象直指體育運作體制功利的弊端一面。但這又不是僅于體育領域的“孤立現象”,具有相應的社會基礎,是“贏者通吃”潛規則盛行的現實體現。

  競技體育理當儘快市場化、民間化和商業化,除開國家體育總局部分對外功能予以保留外,理當儘快取消競技體育事業的行政事業編制。不妨將節省下來的這一大筆財政金,用於學校體育設施以及公共體育設施的添置現場。

  運動員奪得金牌為國爭了光彩,應該嘉獎更應該和尊重。但所有這一切國家已經通過物質和精神的獎賞得到了體現,除此之外地方政府還要獎賞官帽,甚至以犧牲公眾利益為代價再去“錦上添花”,這不僅與理相悖,更是一種極不嚴肅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
  不履行職責的官員明顯不符合民意,因為納稅人的稅款不是用來養一些不履職的官員的。過於追求政績、過於追求形式化的東西,卻需要公眾納稅來買單,無疑是對社會公平的又一次掃蕩。

  中國羽毛球隊前主力隊員黃穗不辭而別,跑出去代表澳大利亞打比賽,引出很多議論。體育部門應當從黃穗的事情中加強改革的緊迫感,更新觀念和規定,給社會一個坦誠和負責任的交待,既不使舉國體制代為受過,也不固守陳舊落伍的陋習。

  對“體育健將”的獎勵,動輒以“賜爵表決心”,驅散了體育本身的平民意味,放縱了“獎牌至上”的功利心態,使體育淪為“權錢對位”的接力賽,全民體育之夢亦因此漸行漸遠。

  “黃穗事件”暴露出我國在運動員管理中所存在的問題,往往過於偏重運動員的成績,對拿過金牌的運動員搞特殊化待遇,在退役後的工作職位和日常管理上都過於照顧,卻不顧及其是否適合崗位,是否願意從事領導工作。

  日前,昔日國羽女雙主力黃穗代表澳大利亞隊比賽。與此同時,湖南省羽球管理中心主任唐輝十分納悶,因為黃仍在該中心任職副主任,工資照發,但她基本沒有上過班。按照《公務員法》的規定,失蹤三年而且登報未果,居然還未將其辭退,是典型的違法行為。

  日前,已退役的前羽毛球世界冠軍黃穗代表澳大利亞隊出戰。優秀運動員成績卓著、為國爭光,退役後給予一定待遇原本無可厚非。“黃穗事件”雖是個例,卻暴露出機制體制之弊,值得人事部門深思。

  已經退役的前羽毛球世界冠軍黃穗近日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,在澳大利亞羽毛球黃金賽中,這位31歲的昔日國羽女雙主力代表澳大利亞隊出戰。官位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成為一種獎品,虛職氾濫不僅對不起納稅人,也是對體育資金的極大浪費,用養“冗官”的錢去發展全民體育,該有多好!

  人不見了,官銜還在,這終究不是常人可享受到的“禮遇”。當民工還在“討薪難”裏鬱憤,民眾仍在“待遇低”中傷懷,鮮明的感性對比,勢必會擊中公眾的痛處:公共資源的配置失衡至此,無疑暗指社會公義的內耗。

  對“體育健將”的獎勵,動輒以“賜爵表決心”,驅散了體育本身的平民意味,放縱了“獎牌至上”的功利心態,使體育淪為“權錢對位”的接力賽,全民體育之夢亦因此漸行漸遠。

  公眾不解的是,如果黃穗只是一位普通的運動員,她還會享有被發“空餉”多年的“優待”嗎?